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!手机版

想象家阅读 > 女频 > 言情 > 团宠老祖宗是个小甜包

>

团宠老祖宗是个小甜包

艾卿作者 著

言情连载

小说简介:时矜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是个老妖精,尽管她活了上千年,但是她依旧是个萌萌哒的奶娃娃啊,怎么能说是老妖精呢?如今时家出现危机,作为老祖宗的她不得不下山去解决家族的问题,顺便找到当年的恩人报恩,在跟随小辈去盛家的时候,时矜发现自己的恩人就是盛家的小少爷盛淮时,看在他那么帅气的份上,老祖宗决定以身相许来报恩情!...

4.3万字 更新:2021-05-19 08:34:32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“艾卿”大大的新文《团宠老祖宗是个小甜包》甜蜜来袭,故事讲述了时矜和盛淮时之间的爱情故事,小说简介:时矜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是个老妖精,尽管她活了上千年,但是她依旧是个萌萌哒的奶娃娃啊,怎么能说是老妖精呢?如今时家出现危机,作为老祖宗的她不得不下山去解决家族的问题,顺便找到当年的恩人报恩,在跟随小辈去盛家的时候,时矜发现自己的恩人就是盛家的小少爷盛淮时,看在他那么帅气的份上,老祖宗决定以身相许来报恩情!

《团宠老祖宗是个小甜包》精彩片段

 江伊然是帝都三大家族江家老六的独女,也是整个江家年最小的孙女,自小就被宠的无法无天,骄纵任性。

她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打脸,还是个不知深浅的暴发户,当即怒而起身,一把掀翻了时矜的课桌。

课桌倒地,发出很大的动静,前座的学生,唯恐殃及池鱼,赶紧从座位上跑开。

整个教室里的学生们,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生怕这位大小姐一迁怒,他们都要跟着倒大霉。

时矜的眸眼扫向地上那些散乱的课本,向来淡漠的眸眼,浮现出一丝波纹,“捡起来。”

声凉如水,刺地人背脊发寒。

但更让人倒吸冷气地,是她竟然敢命令江伊然。

江伊然显然也一脸不可置信,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刚才说什么,让我给你捡起来?”

“好啊,我给你捡起来!”

后面的几个字,江伊然刻意加了重音,只是,她口中的捡并不是真的捡,而是抬脚重重踩在了地上的课本上。

还刻意看着时矜的方向,用脚狠狠地碾了碾。

原本崭新的课本,在这一踩一碾中,凌乱不堪,不能再用了。

看着女孩得胜般的报复,时矜无声扯了下唇角,没有情绪的看着江伊然开口,“给你三秒,捡起来,放我桌上。”

江伊然白眼翻上天,不理。

三秒倒数完,“哗”地一声,江伊然的桌子也被时矜掀翻。

这又酷又飒地一幕,直接将教室里内的学生们给看傻了。

他们还从没见过哪个新来的,敢跟江伊然这样叫板!

“啊!你个暴发户,你敢掀我的桌子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江伊然气的抬手就朝时矜扑了过去,手掌正对着的就是她的头发。

这一力道要真被她落实,时矜非被她扯掉半块头皮不可。

没有人敢跟江伊然叫板,更别说是动手打她,可这两点,时矜都做了。

相较于江伊然毫无章法的胡乱抓挠,时矜快准狠地就薅住了她的头发,将她的脸,朝身后的桌上一抡。

“砰”地一声闷响,听的人心尖都发颤。

没人想到这个新同学,竟比江伊然还要凶悍。

生怕两个人这样下去出事,盛千淳趁人没注意,赶紧跑出教室去找主任。

盛千淳去找周主任的时候,他正仰躺在真皮座椅上,翘着腿,一边喝着雨前龙井,一边给自己亲妹妹周宝怡打电话。

“那十班都是些什么人,眼鼻子朝天的祖宗们,更别提还有个江家的宝贝疙瘩,你放心,那小野种进了十班,准保她没法囫囵的出来……”

“五班那边你放心,我强制让班主任休了年假,等她回来,估计那小野种早就在圣景待不下去了!”

周主任正吹嘘着自己的办事水平,猝不及防主任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,吓地他一杯茶水险些喂到鼻子里。

见来的人是十班的人,又是盛家的子孙,周主任忙挂了电话,收敛不着调的模样,正襟危坐。

只是还没等他开口,盛千淳就大声急促道:“周主任,不好了,江伊然跟新同学打起来了——”

一听两人打起来了,周主任忙激动问,“打起来了,是江伊然打了新同学?”

如果是那小野种挨揍,他就不着急了。

“不是,是新同学打了江伊然……不对,是江伊然先欺负新同学,总之,周主任你快去看看吧!”

一听是江伊然挨揍,周主任懵了片刻,随后立即跟盛千淳赶到了十班。

十分钟后,披头散发的江伊然跟毫发无伤的时矜,同时站在了周主任的办公室里。

“时矜,你今天才来学校,就闯了这么大的祸!”

周主任不敢训江伊然,火力就全对准了时矜,俨然将所有锅都推到了时矜身上。

“是她先动的手。”

时矜面无表情,淡然出声。

江伊然气的跳脚,睁眼说瞎话,“明明是你先动的手,全班同学都可以给我作证!”

没有人会冒着得罪她的风险,声援这个暴发户,所以她说是谁先动手,就是谁先动手。

“说谎鼻子会变长。”

时矜淡淡瞥了江伊然一眼,眼神透露着告诫。

可江伊然压根没看明白,坚持认为自己没错,是时矜不分青红皂白。

“周主任,这样危害班级和谐的学生,就应该退学!”

退学……

周主任倒是想让时矜退学,但要是时矜刚入学就退学,时家老爷子那边也没法交待。

反正这小野种已经得罪了江伊然,就算留下来,也躲不过要被她教训折磨到退学的下场。

周主任打了半天太极,连哄带劝的,好歹是说服江伊然,没再坚持让时矜退学的事。

只是,临出办公室之前,江伊然愤然对着时矜放狠话,“就算你今天留下来,早晚有一天,我也会把你赶出去!”

江伊然走后,周主任又叮嘱了时矜几句,无非是什么“安分守己”,时家送她到这学校来上学不容易什么的。

说完,正要将人打发走,却见时矜一直盯着自己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“周主任,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,人活着,还是要多做善事。”

留下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后,时矜就转身离开了。

要不是看在,这周主任多少跟时家还有点关联的份上,她才不会多管闲事,提醒这样一个人。

时矜跟江伊然打到主任办公室的事,不到一个上午的时间,就在整个小学部传遍了。

当这事传到甄妙言耳中时,她正在帮老师发放,这次小测的试卷。

“妙言,大事大事,我听说江伊然被一个新来的转校生给打了。”

甄妙言发试卷的手一顿,很快又恢复自然,“她被打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事不关己的模样,让梁安琪撇了撇嘴,“那位大小姐,仗着自己出身高,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,之前不还因为时星旭的事,找了你不少次麻烦……”

甄妙言将最后一份试卷发下,才转过头,对梁安琪道:“我跟时星旭清清白白,什么关系都没有,那是江伊然自己想多了。”

“好了,我先去趟洗手间,一会一起去吃中饭——”

说着,走出了教室。

只是,甄妙言刚出教室,便听到走廊上一群女生惊呼,她转头,便见到时星旭,正朝着她的方向走来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言情小说排行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