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错爱成婚老婆我命里缺你

第一章:跟我生个孩子,我就放了你最爱的女人

发表时间: 2021/05/19

“跟我生个孩子,我就放了你最爱的女人,否则……”

  “温!暖!”

  冷亦寒把温暖的名字,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温晴到底在哪?”

  看着面目狰狞的冷亦寒,温暖耸肩挑眉:“跟我睡啊,只要我成功怀孕,我保证把温晴,完好无损的还给你。”

  “想让我碰你……”冷亦寒看她的目光,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,根本就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妻子,倒像是肮脏的妓:“做梦!”

  “看来你已经有了选择,那么我知道了……”

  说着温暖掏出手机,手指随意的在屏幕上按了几下:“把温晴给我做了……”

  话还没说完,她的脖子就被冷亦寒一把掐住,眼眸充血:“欠草是吗?好,我满足你!”

  话落,他一把撕碎了温暖的衣服,把她推倒在床……“啊!”

  突来的剧痛,让温暖的脸色,瞬间苍白如鬼,但是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  终于,她终于是他的女人了!

  结婚五年,她守了五年的空闺,今天终于做了他的女人。

  说起来,也是可悲,如果这次不是拿温晴做交易的话,恐怕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都不能如愿以偿。

  原本她并不想用这种方式逼他,可是她的时间不多了。

  她生病了,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。

  在生命即将到达终点之前,她想再为他做最后一件事。

  给他生个孩子,也给自己这场刻骨铭心的爱,画上一个句点!

  活了二十五年,爱了他整整十年,十年的光阴,她生命的重点,只有冷亦寒。

  为了爱他,做了很多傻事。

  五年前为了能够嫁给他,甚至差点丢了命,可是到头来,他给她的除了厌恶,再无其他。

  直到现在,温暖的耳边还盘旋着,五年前的新婚夜,他说的那句绝情话。

  他说:“温暖,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贱的女人,想让我爱上你,这辈子都不可能!”

  是啊,如今好像真的不可能了!

  曾经她以为自己有一辈子的时间,可以去等,但是现在……得知自己得了肾癌晚期消息的那一刻,有那么一瞬间,温暖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惩罚。

  惩罚她,一直都在奢求,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  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,打断了这场,根本就没有任何美感的欢愉。

  终究是她对他没有吸引力,不然他在这种时候,他怎么会第一时间,就停下所有的动作,去接电话?

  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温暖看见,他墨色的瞳孔骤然一缩。

  下一瞬手机从他的手中滑落,他整个人愣在那里。

  能让泰山崩于前,都面不改色的他,突然变成这样,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能办到,那就是……温晴!

  不好的预感,涌上温暖的心间,她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,小声询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  冷亦寒闻言,倏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力道之大,恨不得立刻就捏碎了她:“温晴死了,是你害死了她。”

  温晴死了?

  温暖不敢置信,脖子被掐着,呼吸已经极度困难的她,还是赶紧替自己辩解:“不,不可能,我什么都没做,她怎么可能会死……”

  话没说完,冷亦寒就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:“她是你的亲妹妹,你的心,怎么能那么狠,我都答应你了,为什么还不放过她!”

  “我真的没有……”温暖说着,把一旁的电话,递给他:“我电话都没拨出去,不信你看我的通话记录,我刚才只是想吓唬吓唬你……”

  “不见棺材不掉泪?”冷亦寒咬牙:“我就让你死的瞑目一点。”

  殡仪馆内,看着那具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,温暖还是不愿相信,温晴真的死了。

  可是,刚刚法医说了,已经验明正身,这就是温晴。

  还有她已经被烧焦的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,也在证明,她确实是温晴。

  那是冷亦寒送的,全球仅此一个,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的象征。

  “冷亦寒,是,这么多年来,为了得到你,我确实做了很多事,但是我温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恶毒,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杀人放火,更何况她还是我妹……”

  温暖的身子,抖如筛糠,双唇更是颤抖的,连话都快说不出来。

  不管怎样,温晴都是她的妹妹,看着她变成这个样子,她心里不可能没有任何感觉。

  尽管她从未把自己当成姐姐!

  “你还知道,她是你妹妹?”冷亦寒看着温暖的眸子,如淬了毒的箭一样:“她从来都没想过跟你争抢什么,可是你却一直都把她视为敌人。

  五年前,你用那种卑劣的手段,斩断了我跟她的感情,更把她彻底逼疯,如今你又用这种残忍的方式,要了她的命!

  先奸后杀,又当场火化……”

  说这些话的时候,冷亦寒的身子都在颤抖。

  那具烧焦的尸体,他不敢多看一眼。

  心好像在凌迟似得,疼的他连喘气都不敢大力。

  以后再也见不到她如花的笑靥了,这一切都是拜温暖所赐!

  他一把拽住温暖的衣领,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:“温暖,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折手段,但是我没想到,你会冷血到这种地步,她纵然不是你亲妹妹,也从小被养在温家,她更是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姐姐。

  这些年来,即使神智不清,都还想着,念着你,你怎么能这么蛇蝎?”

  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。”从来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的温暖,慌了:“我只是暂时把她藏了起来,想着等事情结束,就立马放了她的,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……”

  “闭嘴!”冷亦寒不想再听她多说一个字,在他看来,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狡辩:“温暖,接下来我会亲自送你下地狱!”

  跟他结婚五年了,温暖从来都没以冷亦寒妻子的身份,出现在他们面前过。

  曾经她无数次的期待过幻想过冷亦寒带着自己跟他们聚会,如今总算是实现了曾经的梦想,可是心境却全然不一样了。

  以前他从不愿做的事,现在却突然……

  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

  不动声色的敛眉,她站在一旁,毕恭毕敬的让冷亦寒进门。

  冷亦寒一进去,原本吵闹的包房,瞬间安静下来。

  距离门口最近的颜子琛,则赶紧起身,毕恭毕敬的对冷亦寒说:“老大,你来了。”

  许墨轩,郑浩天也是赶紧跟他问好。

  冷亦寒,许墨轩,郑浩天和颜子琛,他们被誉为A城四少。

  其中以冷亦寒年纪最大,所以被他们尊称为大哥。

  他们四个的友情,是过命的,比亲兄弟还要亲。

  今天这个聚会,是他们特意为了冷亦寒举办的,目的就是让冷亦寒散心。

  他们知道,从温情出事之后,冷亦寒的心情就一直不好,如今温暖那个祸害总算是遭了报应,他们觉得冷亦寒的心情,应该会好一点了,所以就叫他出来喝一杯。

  他们今天可都是放下手头所有的事,特意空出时间来陪他的。

  只是,老大身后这个戴着面具的女人,是怎么回事?

  几人看着戴着面具的温暖,眸底皆是疑虑。

  不过即使好奇,他们也不敢当面问冷亦寒。

  他的脾气本就不好,更何况如今还出了这么多的事。

  所以他们压下心头的好奇,把温暖当成空气。

  “老大,这里新来了一个调酒师,技术还不错,我把他叫进来,给你调两杯尝尝?”

  许墨轩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  冷亦寒没说话,而是看了一旁的温暖一眼,眸色晦暗。

  下一瞬,他点了点头。

  许墨轩赶紧让人把调酒师叫了过来,让他给冷亦寒调了几款酒。

  冷亦寒却碰都没碰,而是再次看向温暖。

  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但是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。

  温暖在心里冷笑。

  她早该想到了,他带自己来这里,不是羞辱就是折磨。

  他明知道她不能喝酒,因为她从小就对酒精过敏,喝一口浑身都会起满疹子。

  不仅痒还很疼。

  然而就算是如此,温暖还是没有半分反抗,走到桌边端起一杯,就仰头猛灌。

  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  浓烈的辛辣,让温暖剧烈咳嗽,而冷亦寒就像是一个看好戏的,用眼神示意她继续。

  咬了咬牙,压下胃里的不舒服,温暖又喝了一杯。

  一杯,两杯,三杯……

  冷亦寒并没有要她停止的意思。

  其余三人面面相觑。

  颜子琛小声问郑浩天:“二哥,什么情况?”

  郑浩天眯了眯眼:“不了解。”

  许墨轩也加入:“你们不觉得,这个女人的身材,看起来有点熟悉?看起来挺像那个温家大小姐的。”

  颜子琛忙仔细看了看:“老四不说,我还真没发现,这么一看,确实很像。

  话说,人都已经死了,老大还没解气,找了个替身,继续折磨?”

  许墨轩嗤笑:“看目前的情况,应该是这样没错,以老大对那女人的恨,即使那个女人死一百次,老大都不可能完全消气的。

  别说老大了,我都恨不得让那个女人死一万次。

  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,胆大包天,心狠手辣!

  如果不是她,老大和温情的孩子,说不定都能打酱油了!

  你说她怎么就那么狠呢,好歹跟温情一起长大,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,亲情也总该是有点的,她居然用那种手段,杀了她。

  真以为老大还跟三年前一样,惧怕温家呢?

  现在好了,自己遭了报应,还连累了温家。”

  许墨轩一开始声音不大,但是说着说着,就义愤填膺了。

  所以他的这些话,温暖都听见了。

  想到父兄,温暖愧疚不已,不需要冷亦寒再示意,她主动抓起桌上的一瓶最烈的酒,仰头猛灌。

  之前已经喝了不少,她的浑身早就因酒精起了反应,大片的皮疹,遍布全身,看着着实可怕,而现在眼看着一瓶酒又下去了不少。

  如果再继续的话,她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