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错爱成婚老婆我命里缺你

第二章:游戏正式开始

发表时间: 2021/05/19

“温暖,我会亲自送你下地狱……”

  寒风萧瑟,只穿了一件单薄睡袍的温暖,赤着脚走在街头。

  耳边,冷亦寒的那句话,不断盘旋,经久不散。

  一个小时前,冷亦寒不顾她一丝不挂,就要把她拽出家门,身上这件睡袍,还是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从衣架上扯下来的。

  身体上的冷,远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。

  冷亦寒从来就没信任过她,在他心里,她就是个不折手段的蛇蝎女。

  五年前,他认定她破坏了他的幸福,如今他更是咬定,她是杀了他最爱女人的刽子手!

  温暖知道,冷亦寒不会放过她。

  不过她也不会,就这样坐以待毙。

  虽然她的生命,即将到达终点,冷亦寒就算现在让她给温晴偿命,也不过是提前结束她快要到尽头的生命,但是……温晴不是她杀的!

  她做事一向光明磊落,做了就是做了,没做就是没做。

  他的爱,她终其一生都没能得到,她不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还带着他蚀骨的恨,离开这个世界。

  所以她要想办法,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  想到这,她赶紧伸手拦了一辆车,谁知道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……“谁准你离开的?”

  冷亦寒如撒旦般的声音,在背后响起。

  温暖的身子猛地一僵,不过也只是一瞬,反应过来的她,速度极快的上了车。

  “师傅,麻烦快点开车。”

  她不是要逃,而是要去找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,如果跟冷亦寒回去,她说不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  但是在冷亦寒看来,她就是要畏罪潜逃。

  眼神一凛,冷亦寒扬声道:“你以为你逃的掉?”

  闻言,温暖苦笑,她当然逃不掉,他冷亦寒在A市只手遮天,她根本就无处可逃,但是现在……就算是被他误会,她也必须尽快离开。

  “师傅,开车。”

  “这……”司机从后视镜里,看着冷亦寒那张阴鸷的脸,很是害怕:“这位小姐,要不您还是下车吧?”

  “……师傅,帮我一下,等到了目的地之后,价格随你开。”

  “这不是钱的事,我上有老下有小,他们全指着我呢!”而车外面的那个大人物,他根本就惹不起:“算我求你了,别为难我这个平头老百姓了。”

  温暖看着满眼祈求的司机,陷入两难,难道真的就这样下车吗?

  不,她不要!

  眸含幽光,她对司机说:“好,不过你能不能下车扶我一下,我的脚刚才不小心崴到了。”

  “可以。”司机不疑有他。

  说是迟那时快,司机一下车,温暖就从后座跳到了驾驶座,启动引擎。

  “喂……”司机得知上当后,赶紧去追:“我的车。”

  冷亦寒目睹全程,眸色越来越冷,遂眸中蕴起肃杀:“游戏正式开始!”

  温暖的车速不慢,尤其是见冷亦寒的车子紧随其后,更是一脚把油门踩到最底。

  幸好现在是深夜,路上来往的车辆比较少,不然她目前的车速,很危险。

  她顾不得其他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去找证据。

  她要证明温晴的死,跟她无关!

  紧追不放的冷亦寒,见她车速再次加快,剑眉微拧:“还真是不怕死,既然这样,我就成全你。”

  话落,他猛地一个调头,换了方向。

  温暖从后视镜里,看到他突然朝着自己的反方向开,秀眉皱起。

  她不认为他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。

  曾经不会,现在更是不可能。

  唯一的解释就是,可能是他临时有事,毕竟温晴刚去世,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

  想起温晴,脑海里不由的又浮现出那具被烧焦的尸体……她一定要去弄清楚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

  眯了眯眼,她把目光从后视镜里收回,稍稍放松的神经,下一瞬又突然全部绷紧,因为她看到……原本调头而去的冷亦寒,突然迎面朝她撞过来。

  车子发生剧烈撞击的时候,温暖疼的不是身体,而是那颗千疮百孔的心。

  为了温晴,他难道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吗?

  然而就算是这样,她还是想第一时间,去确认下,他如今的情况。

  不顾自己身上的剧痛,胡乱的擦了一下,被鲜血模糊了视线的眼睛,赶紧推门下车。

  跌跌撞撞的走到冷亦寒的车子旁边,他的车子是那种特殊设置,从里面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,但是从外面,却半点也看不清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。

  见半天了,他都没出来,温暖满脑子都是不好的想法,心更是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,紧紧的攥着。

  敲了敲车门:“冷亦寒,你没事吧?”

  没有回应,甚至连一丝响动都没有,心更加慌了,用力的拉拽车门:“冷亦寒,你开门,快点把车门打开。”

  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  “冷亦寒,你别吓我,你开开车门,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,我求你了。”

  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。

  她从来都没在冷亦寒的面前哭过。

  不管是他新婚夜,就扔给她一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,还是这五年来,从不给她好脸色,亦或者是几个小时前,认定她杀了温晴……无数个心如刀割的时刻,她都不曾在他面前,流过一滴眼泪。

  在跟他结婚的那一刻起,她曾暗暗的告诉过自己,在他面前,她只能笑,绝不可以哭!

  她要做他生命中的暖阳,渐渐的温暖他那颗,太过孤寂的心房。

  但是这一刻,温暖再也忍不住了,泪如雨下的拍打着车门,她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:“冷亦寒,你不是要给温晴报仇吗?是,温晴是我杀的,我都还没死,你怎么可以先死,你出来杀了我,替温晴报仇啊!”

  就在她话音刚落,完好无损的冷亦寒,从车里走了出来。

  站在温暖面前,如暗夜里的王者,嘴角噙着嗜血的冷笑:“你终于承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