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错爱成婚老婆我命里缺你

第三章:逼迫认罪

发表时间: 2021/05/19

 冷亦寒无视温暖满脸的鲜血,冷漠而又绝情的看着她:“你是自己去自首,还是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?”

  温暖没有说话,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,像是在确认,眼前的男人,是不是她太过伤心之下,所产生的幻觉。

  她甚至都不敢眨眼。

  手慢慢的抬起,想要触摸一下他的脸,感受一下他的体温,好做最后的确认。

  然,手还没碰到他,就被他狠狠打开。

  “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看着她的黑眸,染满了厌恶,仿佛被她触碰,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。

  温暖本身有伤,刚才是因为太过担心他,所以一直都在强撑,他这一下,让她踉跄好几步,后脑勺狠狠的撞到了旁边的电线杆上。

  本来就疼的头,这下更疼了,疼的温暖脸色苍白如纸,气喘吁吁。

  冷亦寒见状,眸光微沉,下一秒迈步上前,一如既往的对她声似寒冰:“苦肉计?还是去跟警察,展现你精湛的演技吧!”

  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差别吧!

  如果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温晴,他肯定不会这样无情。

  强忍心痛,温暖用尽全身的力气,站稳脚步,不卑不亢的跟他对视着:“警局,我不会去,温晴根本就不是我杀的!”

  冷亦寒立马变了脸色:“你……”

  “你是不是要说,刚才我都亲口承认了?”温暖打断他,带着仅有的骄傲:“我说什么,你就信什么吗?

  我说温晴不是我杀的,你为什么不信!

  我说我爱你,你更是从来都不信!

  现在却信了?”

  说到这,她自嘲一笑:“我刚才为什么会那样说,你难道不知道?

  冷亦寒,说到底,你不过是仗着我爱你罢了……”

  每次听到她说爱,他就特别不耐烦,这次也不例外。

  “够了!”冷亦寒眯着眼:“既然你不愿意自己去,那我只好亲自送你去!”

  这是逼着她,去为温晴的死,买单吗?

  “冷亦寒,给我三天时间,三天后,我会向你证明自己的清白,同时也会帮你找出,杀害温晴的真正凶手。”

  说这话的时候,温暖的语气里,带着明显的祈求。

  她向来都是骄傲的,这些年,不管冷亦寒对她再怎么狠,几乎都没说过软话。

  她虽然爱他,却也知道,自尊不可丢,但是现在……她求他给自己一个,向他证明清白的机会。

  “三天?”冷亦寒嗤笑一声:“你觉得,我有那个耐心吗?证明了又能怎样?

  温晴能死而复生吗?

  温暖,你觉得,真凶对我来说,很重要吗?”

  “……”温暖的呼吸,突然变的急促,眼里更是染起慌乱:“你的意思是说,不管我是不是凶手,都要为温晴陪葬?”

  “不,肮脏如你,没那个资格!”他突然捏住她颤抖不已的下巴,俊脸凑近她,如撒旦一般,对她进行宣判:“我要的是让你,生不如死。”

  温暖被冷亦寒,亲自送去了警局。

  “冷亦寒,不是我做的,就算你把我送进来,我也不会承认。”温暖满脸倔强的看着他:“如果我不认罪,24小时后,你将没权利,继续控制我的自由。”

  冷亦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眸光晦暗:“拭目以待!”

  说完,他迈步离开。

  夜已深,北方城市的初冬深夜,冰寒彻骨。

  关押室里,温暖抱着双膝卷缩在角落,满身的狼狈,就好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。

  其实她心里对温晴的死,是有愧疚的。

  如果不是她让人把温晴从精神病医院带出去,用来威胁冷亦寒,她说不定就不会无故惨死。

  说到底,温晴的死,她难辞其咎。

  不过就算是如此,不是她做的,她也绝对不会承认,她要干干净净,清清白白的,走到生命的终点。

  突然,门被打开。

  温暖以为是冷亦寒,猛地抬头,看到的却是像是夜店里,特殊服务者装扮的三个男人。

  看着他们,温暖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,赶紧扶着墙,从地上站起来,一双美眸冰冷如剑:“你们是谁?”

  “温小姐别怕,长夜漫漫,冷少担心你一个人太过孤单,所以就派我们,来陪你玩玩。

  温小姐放心,我们都是头牌,技术很好的,保证能让温小姐满意的。”

  为首的男人,边说着话,边朝温暖靠近。

  冷亦寒为她招来的妓?

  温暖其实早就想到了,这24小时,冷亦寒不会让她那么好过,但是她没想到,他居然狠到了这种地步。

  他是打算,把温晴死前经历过的一切,全都加诸在她身上吗?

  冷亦寒,五年夫妻,你当真对我半点情分也没有吗?

  温暖当然不可能就这样任由他们欺辱,性格一向刚烈的她,随手操起一旁的椅子,朝已经走到她面前的男人,砸了过去。

  椅子瞬间断裂,被砸到头的男人,踉跄两步,倒在了地上。

  温暖瞅准机会,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,像头彻底被激怒的小兽似得,指着其余的两个男人:“不怕死的继续,我倒要看看,咱们谁的命更硬!”

  她温暖从来就不是好惹的,除了冷亦寒,她不会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。

  只见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,朝着温暖邪魅一笑,其中一个说道:“温小姐既然喜欢这种比较激烈的方式,那我们只好尽量满足温小姐了。”

  说完他们两个,一步步朝着温暖逼近。

  温暖眼神一横,朝他们两个,挥舞着手中的木棍。

  身为豪门千金,总是要学点防身术的。

  然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还是两个也会拳脚的男人。

  他们很轻松就把温暖制服,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,掐着温暖的下巴,语气轻挑:“我们是继续,还是停止,全在温小姐一句话,温小姐应该懂我的意思!”

  向冷亦寒妥协吗?

  所以,这是他在逼迫她认罪?

  呵……

  莫须有的罪名,她绝不承认!

  但是她也绝不可能,让他们有机会羞辱自己。

  眸光一凛,下一瞬她紧闭的双唇间,有血顺着唇角流了出来。

  “不好了,她咬舌自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