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替嫁新娘病娇冷少宠上天

第1章 如此父母

发表时间: 2021/05/21

“妈,你的身体没事?电话里不是说……”

纪凌然双眼中透露着难以置信,面对端坐在客厅母亲,她的嘴唇微微颤抖,“你们用母亲病重骗我回来,就是为了让我代替莫雨嫁给冷言泽?”

明明是亲生姐妹,为什么牺牲的是她……

对于冷言泽这个男人的情况她是清楚的。

冷氏集团的大少爷冷言泽,年仅十八岁接手公司,以雷霆手段清除掉了公司中心术不正的外戚,短短一年的时间让冷氏发展成业内数一数二的公司。本以为他几年内就能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,可谁料想在十九岁那年,他所驾驶的车辆被一辆大车迎面撞上,虽然勉强捡回一条命,但双腿却废了,听人说,近日他的身体每况日下,多半也活不了多久。

“以冷家在B市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只手遮天,等你嫁过去,那不也是要什么有什么?”林娟抓着纪凌然的手让她坐下,语重心长地说着。

这一点纪凌然自己也明白,可传闻中冷言泽的身体状况很差,恐怕她嫁过去没多久就要守寡。

她轻咬嘴唇,目光中满是犹豫之色,“既然是这样,不能找个理由拒绝这门婚事么?”

“那怎么可以?!我已经答应过冷家,这种事情哪有反悔的道理!”纪启明冷哼一声,语气不容拒绝。

一旦反悔,不仅会让他在圈子里面抬不起头来,更有可能会面临冷家的刁难。

最重要的是,这种和冷家联姻,让纪家更上一层楼的机会,怎么可以放过!

“爸,那之前冷家点名要娶的是莫雨,如果被发现的话,恐怕……”纪凌然的声音越来越小,语气中满是为难。

在一个月之前,冷家为了给冷老夫人过寿举办一场宴会,当时纪莫雨跳了一支舞惊艳全场,让冷老夫人一眼看上。

只可惜,纪莫雨并不喜欢冷言泽。

冷家一共有两位少爷,除了大少爷冷言泽之外,还有一位气质儒雅的二少爷,有着同样俊美的容颜,受到各家族大小姐的爱慕。

原本纪莫雨是想借此接近这位二少爷的,没想到却意外被许配给了冷言泽。

“没什么好担心的!”纪启明显然有些烦躁,“当时冷老夫人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而已,你和莫雨的样貌几乎无差,是看不出来的。”

纪凌然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,她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的。

从小大大,她在家里的地位就注定了她不能拒绝任何事……

“凌然,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在国外这么久也没混出个样子,与其在这么耗下去,不如嫁到冷家去享享福。”

林娟继续轻轻拍打着她的手,苦口婆心地劝着。

享福?

如果真的如此简单,恐怕他们巴不得让纪莫雨嫁过去才对。

纪凌然心中苦涩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如果……如果嫁到冷家可以享福的话,那莫雨到时候……”

然而,还不等她说完,纪启明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“纪凌然,你怎么这么狠心!你妹妹从小身体不好,你让她去照顾一个残废?!”

原来,他们也知道,冷言泽是残废。

从小到大似乎都是这样,他们不忍心让纪莫雨受到一丁点委屈,可到她这里,一切都是可以忍的。

想到这里,她心中的委屈逐渐蔓延,红着眼说道:“爸,妈,自我出生以来,为莫雨付出了多少,难道你们都看不到么?”

自打她记事以来,她和妹妹在这个家里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样,不管吃穿还是玩具,她只能捡妹妹不要的东西。

最过分的是,她拼尽全力考上国内顶尖大学,试图脱离这种生活,可到最后在父母的安排之下,她的录取通知书被纪莫雨顶替。

而她,被遣送到了国外一个野鸡大学。

这么久以来,她从未对父母坦露一丁点委屈,那是因为在这么多年的洗脑之下,就连她自己也认为,她对妹妹的亏欠太多了。

可就在此时,她眼睁睁地看着父母为了纪莫雨,不惜牺牲她后半辈子的幸福,这让她如何甘心!

“爸,妈,我求你们,看在我到底是你们女儿的份上,不要让我嫁到冷家,我求你们了……”

纪凌然在二人面前跪了下来。

然而她换来的,仍然是一声冰冷的拒绝,“不行!”

这一刻,她的所有希望全部崩塌,身体不断颤抖着,眼中满是决绝,“我在国外这么多年,你们从未关心过一句,只有在这一次需要我替莫雨嫁人,你们才给我打了这唯一一次电话!”

“难道我在你们眼里不是女儿?还是说……我从出生,就注定只是要为莫雨而活?”

“如果是这样,你们当初为什么要把我养大,直接把我扔了不就可以!”

纪凌然越说越激动,她看着父母脸上那毫无波澜的冷漠,整个心都要被扎穿了。

“啪!”

一巴掌毫无预兆地打来,她的身体被打倒在地上。

“纪凌然,我说过,这一切都是你欠莫雨的!这一次你嫁也得嫁,不嫁也得嫁!”

纪启明缓缓地放下手,狠狠地警告之后,便摔门离开了。

……

夜色酒吧,迷幻的灯光下,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。

纪凌然坐在角落,桌前堆满了空酒瓶。

她的眼神已经逐渐迷离,泪水滑落之间,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压住心中所有的委屈和不甘……

最后的酒喝完,她摇摇晃晃地向卫生间走去。

当她刚打开一扇隔间的门,就感觉到身后一股热气传来,来不及反应,她被人用力地推进隔间,身体跌入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。

男人反手将门锁住,将纪凌然压在墙角。

看着男人身上的血迹,纪凌然的酒气瞬间散去一半,“你是什么人?你要做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男人皱着眉头冷哼一声,大手捂在纪凌然的嘴上。

洗手间外,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,似乎人不少的样子。

纪凌然感觉到,那环在腰间的手臂,力度又加大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