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言情 > 我喜欢就好

《我喜欢就好》

第一章 乍见不欢

作者:鬼不语 分类:言情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09-12 17:57

我跟胖子相遇的那天,正好是我离家出走的时候。

那会,中考成绩刚出来没多久,我一查,自己的中考成绩考了四百三十分,比我与父母约定好的分数还多上了几分,虽然这分数不高,但足以进入国内的任何一所普通的高中。

可,我爸却出尔反尔,硬是要我随他们去巴黎,因为亲戚好友的孩子都是留学海外的,所以我也必须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。

我林鹿虽姓林,可人生是我自己的,不属于姓林的。

于是,我脸红脖子粗地跟我爸大吵了一架后,潇洒地离家出走了。

我拉着行李箱,走在灯火阑珊的街头,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,他们的脸上有着恣意的表情,似乎都在享受自己的生活,我也想像他们那样享受自己的生活。

在街边瞎逛了一会,我先是去了附近的酒店询问,酒店老板告诉我,住单人房一晚上就要两百多,我身上带的钱不够,只好转身找了附近的小宾馆。

宾馆老板说:“单人房,有空调电脑,一晚上六十。”

与刚才的酒店价钱一比,我觉得便宜了不少,就打算付账。

就在这一刻,外头一阵喧闹阻止了我掏钱包的动作。

我往外一看,原来是一群混混正围殴着一个胖子,那个胖子即使被打得鼻青脸肿,也不甘示弱地咬紧牙关,继续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往那一群混混身上砸去。

看着他一个人在奋力反抗,我油然而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——我们都在孤军奋战。

不知为何,我不由自主地扔下自己的行李,抡起宾馆门口的扫帚,就大叫着冲了过去。

自己像个疯子一样,乱挥着扫帚。

忽然,我手上的扫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抓住,接着,扫帚就从我的手上脱离,被扔到不远处的马路去了。

一下没了武器,我傻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那些混混疼得龇牙咧嘴,虎视眈眈地看向我,步步朝我逼近。

“哟,小妹妹放学了,不回家啊!怎么想到来找哥哥玩呢?”为首的黄头发混混用色眯眯地盯着我看。

我慢慢后退,心里慌乱,说话也没了气势:“别,别过来!”

黄头发的混混忽地收起笑脸,露出狰狞的面孔:“既然玩了,就别想走。”

没一会,我就被逼到宾馆的墙上。

我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!自己没那个能力,就不要多管闲事啊!自己这是哪门子抽风才会上前去帮那个胖子?

啊!我的头发!好疼!

那黄头发的混混揪住我的头发,凶恶地瞪我:“敢打我,呵!”

说着,他扯着我的头发,将我的头往墙上撞了几下,在我整个人晕乎乎的时候,又将我整个人往地上摔了去。

不过我并没有摔疼,一个肥胖的身躯适时地将我揽抱住了。

我的脑后倒是传来镇静且冷酷的声音:“还有三秒钟,警察就到。”

“吓唬我啊?”那黄头发一脸不相信,狠狠地往我身后踹了一脚。

自己没感觉到任何疼痛,应该是踹到我身后的胖子去了。

这时,其他的混混也附和着笑了起来:“警察?那你告诉你爷爷,警察在哪里?啊?”

凑巧,哔剥哔剥的警车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当时,我认为刚好响起警车声只是个巧合。

“死胖子!算你厉害!”那黄头发再往胖子的后背重重地踹了一脚,就招呼着其他混混跑开了。

应该很疼吧?这个胖子怎么能做到闷声不出呢?真是抗打!我想。

待那混混们跑得不见人影后,那胖子赶紧将我扶了起来,并冷冷地丢下一句话:“真蠢!”

尽管我学习不好,也从未有人质疑过我的智商,好歹我刚才也算是救了他一命吧?这人怎么就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呢?真是令人火大!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站稳后,就想教训教训这个胖子什么叫做感恩。

可一抬头,我就把后面设想好的长篇大论都咽回肚子里去了。

这胖子长得特别高大,目测大概有一米八多的身高,难怪他跟刚才那一群混混打起架来还能不落下风。

在夜色中,他那鼻青脸肿的模样跟猪头相差无几,我无法辨认出他那清晰的五官,但他那一双眸子异常明亮,犹如夜空中的星辰一般耀眼。

我的第一反应是,他不是一般的胖子。

眼神纯净又富有机智,同时还透着一丝锐利和冷傲。

如果他身上没有那肥肥的、快要把身上那套校服给撑破的赘肉,可能会是个超级无敌帅的男生吧?

我皱眉,紧盯他的校服。

黑色的皮鞋,皱巴巴的黑色校裤,已经染上污秽的白色衬衫,衬衫左胸口处的徽章,好像是江北区的……

“你是江北一中的?”我盯着那徽章,询问道。

他瞥了我一眼,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我就当做他是默认了。

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,递到他面前:“你的脸脏了。”

胖子也没推脱,拿了纸巾就擦脸,或许擦的时候才意识到痛觉,发出轻微的吃痛声。

“你,你没事吧?要不去医院看看?”我怕他被人打出内伤了。

“不用。”他把脸上的血迹擦掉后,把剩余的纸巾重新递回给我,语气冷漠地问:“你离家出走?”

正把纸巾揣回兜里的我闻言,抬头惊诧地仰望他: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

胖子低眉看了一眼我的脚,并冲宾馆那头扬了扬下巴:“穿着拖鞋,拉着行李箱去宾馆,还穿着一身睡衣。”

经他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,当时自己正在气头上,就胡乱收拾了衣服,就夺门而去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穿着一身浅粉色的睡衣和一双拖鞋就出门了。

我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并缩了缩脚趾头。

方才觉得离家出走是件非常炫酷和了不起的事情,如今我觉得,自己就跟个傻逼似的,在胖子那睥睨的目光下,我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
胖子双手插兜,问我:“带身份证了吗?”

不明所以的我条件反射地从小挎包里取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:“在这呢。”

他看了看我的身份证,剑眉微蹙:“你不知道,未满十八周岁是不能住宾馆和酒店?”

我咋舌地呆愣在原地。

法律规定,未满十八周岁的人是不能住宾馆或酒店,而我只有十七岁。但,这都快午夜了,难不成我要睡大街啊?

“回家去。”他把身份证塞到我包里,语气颇为严肃。

“不,我不回家。”

“这一带晚上有很多图谋不轨的酒鬼在闲逛,你不回家,是觉得自己能够和酒鬼愉快地相处一晚?”他话语间夹着讥讽与一丝丝的愠气。

我一听,心里就更慌了。

可是,我现在回家的话,刚才的离家出走在我爸他们眼里就是小孩子闹脾气?到时候,我肯定会被送去巴黎,然后我爸绝对强制让我去学商。

不,我不能就这么认输了!不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我扬起头,目光坚决地看向胖子:“我不怕,就是待一个晚上而已。”

他神色不明地看了我一会,才吐出一个字:“傻!”

我要是傻了,怎么可能会离家出走?早就跟我爸去巴黎了!

我十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:“如果你没什么事,就在此别过吧,谢谢就免了。”

说完,我就往宾馆那儿走去。

身后的胖子三步并两步地抢在我先前,将我的行李箱拉走。

“喂!胖子,你拉我行李箱干嘛?”我拦住他。

他把行李箱放下:“站在这里,别动。”

“为什么?我凭什么……”我还没说完话,他就往马路边走去,我冲他的背影喊道:“胖子,你上哪去?”

奇怪?他要走就走啊,关我什么事?那他干嘛要我站在原地不动?我又干嘛要听他的话?他是我的谁?

想了想,我不知道为何就在原地等着胖子。

马路边上停靠着一辆警车,胖子正在马路边上和两位警察沟通着,我跟他们的距离隔着有些远,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,也看不见他们的表情,我估计是胖子刚才叫的警察,本以为那警车声是凑巧的,没想到还真是胖子叫来的,看来这个胖子不算太笨。

胖子和警察叔叔说着就会用手指了指我这边,可能是说我帮了他吧。

等待是个不讨喜的过程,我在原地来来回回地踱步。

大概过了十分钟吧。

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叔叔走到我的面前:“你是哪里的啊?叔叔送你回去。”

这是什么情况?

我一脸茫然和错愕。

刚才问话的警察叔叔见我怵在那儿,就继续说:“刚才你同学报警说你离家出走了,还差点被附近的流氓打了,你看看,都多大个人了!还闹什么离家出走!有什么事情不能跟父母好好商量?要是你出了什么事,你考虑过你的父母了吗?多亏你的同学,你明天……”

还没等到他说完,我即刻转头去搜索那个臭胖子的身影。

什么同学报警?什么差点被打?究竟是因为谁,我才差点被打的?明知道我离家出走,还使这么一招送我回虎口?这个混蛋!真后悔帮他!反而被他在背后捅了一刀!

然而,夜市里霓虹闪烁,忽明忽暗,交相辉映的光芒里已然不见那一抹肥胖的身影。

不知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反正初次与胖子的相遇,就是不欢而散,至少我是不欢的。

你说,大半夜被警察叔叔塞进警车,能有多开心?

我坐在警车内,气鼓鼓地看着车窗外,完全忽略掉警察叔叔在一旁苦口婆心地说着一堆大道理。

夜深了,喧哗的城市变得宁静了,一幢幢楼房的灯陆陆续续地熄灭,唯有一排排黑漆漆的绿植肃穆地镇守原位。

臭胖子!说我是你的同学是吧?你给我等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