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总裁 > 楚少非宠不可

《楚少非宠不可》

第三章 三年后的变化

作者:端木棉 分类:总裁 完结 更新时间:2023-01-30 11:18

他们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一个个立在原地,动都不敢动。

许洛儿见状,有些着急了:现在都“亲热”成这样了,他们还不肯撤退,这可如何是好?

更郁闷的是,她突然感觉鼻子也有些发痒......竟然有了想打喷嚏的冲动。

忍住!

必须忍住.......

“啊......阿嚏!”

最终,她还是没忍住!

就在她那个喷嚏打出口的瞬间,楚晨风终于得以“脱险”。

我勒个去,这次下嘴可真重啊!楚公子这么逆天的颜值,竟然都能瞬间给咬破相了!

性感的嘴唇还渗着血呢!

就在那些黑衣人战战兢兢的时候,楚公子捂着被咬破的嘴一声令下:“一群废物!还不过来抓住她?”

那帮正在面面相觑的汉子闻声迅速跑了过来,将许洛儿团团围住,并且摁住了她!

楚晨风大手一挥:“带走!”

那帮汉子二话不说,就把许洛儿给扛了起来。

这么大肚子的一个孕妇,这样被扛起来,看上去相当.....壮观!

“你们这帮混蛋到底要做什么?快放我下来!”许洛儿一边挣扎着一边骂了起来!

但是,并没人理会她。

她只听到楚晨风冷冷吼了一声:“带走!处理掉!”

许洛儿一听,顿时感觉大事不妙:处理掉?处理掉什么?

她用双手护住肚子:“谁敢动我肚子里的孩子,我就告他谋杀!”

楚晨风看都没看她一眼,继续吩咐道:“活体引产!”

那帮黑衣人正要行动,就听到许洛儿突然惊慌失措地大声喊道:“不好......羊水破了.......”

众人一听,慌了。

许洛儿忍着痛流着泪朝着楚晨风哀求道:“求求你,快......送我去产房........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儿子呢.......”

肚子突然痛了一下,她一挣扎,竟然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随着“哎呦——”一声叫,她感到一阵眩晕,眼前一黑,就陷入了昏迷状态......

迷迷糊糊中,她感受到了来自子宫那一阵接一阵的痛。

这逐渐剧烈的痛感,让她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力气.......

再后来,她像是做了一个漫长梦。

梦中,随着“砰——”的一声枪响,她就掉进了海水了,那冰凉的带着咸涩的海水一次次进入她的口腔、鼻腔........

让她透不过气来。

她猛然吐了几口咸涩的海水之后,又再度陷入了无休不止的昏迷......

许洛儿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醒来竟然是三年之后了——

她不知道这三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她更想不到,自己的容貌在这三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。

她恍恍惚惚地睁开眼,只见到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奶奶,正在细细碎碎地念叨着什么。

她听得不太懂,但是却觉得很熟悉很亲切.......

见她醒了,老奶奶笑了笑,用极不流利的中文问道:“孩子,你醒了?”

许洛儿撑起手臂站了起来,只感觉头仍旧是晕晕的。

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问老奶奶道:“这是了哪儿?”

“孩子,这里是洛杉矶。”老奶奶回答得很是淡然。

“洛杉矶?”许洛儿的脑子一下子还真转不过弯儿来,惊诧地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”老奶奶笑得慈祥。

当许洛儿听完这个故事,才知道自己是三年前老奶奶的老伴儿在海里救出来的。

但是,她的老伴儿在一个月前去世了。

老奶奶讲完故事后,特地嘱咐了她一句:“孩子,这个事情,你一定要对任何人保密。”

说罢,许洛儿再问任何问题,老奶奶一概笑着摇头,不再作答。

至于她是怎么落的水,老奶奶也不清楚。

她自己更不清楚。

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“处理”过一个很牛逼的人物名叫楚晨风,还为他生过孩子.......

现在,他唯一能想起来的事情,就是她是一个三流小演员,终于有机会要赶一个通告。

.......

S城,星皇娱乐。

宽姐抓住许洛儿那张脸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许洛儿,上上下下看了不下十遍。

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许洛儿无端端消失了三年,现在回到她面前竟然换了一张脸。

看到最后,终于忍不住火了,扔给许洛儿一面小镜子,然后开口咆哮道:“你说你是许洛儿?你自己看看你这张鬼脸,谁还能认得出?”

许洛儿一脸懵逼,拿起小镜子来照。

不照不知道,一照吓一跳。

她这张脸果然变了样!虽然还能隐约看到曾经的样子,但是眼眉口鼻,已经不是最初的模样。

她一时间慌了神:“这......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!宽姐,我拿性命担保,我真的是许洛儿!”

宽姐躺在贵妃椅上,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跟刚出枪膛的子弹似的:“你的命能值几毛钱?你这个王八蛋!知不知道你这三年把我还得有多惨?无辜玩失踪,签下来的商演全泡汤,老娘可是花了两百多万给你擦屁股,你特么给我闹出这样的幺蛾子,你说说你该不该死?还有,现在顶着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回来,你要我怎么和上面交代?”

面对宽姐的责骂,许洛儿就算有顶回去的心,也没顶回去的胆儿。

拿人手短,欠人嘴软。

她头也没敢抬一下:“是!宽姐骂得是!是我该死!您消消气......不过我这次突然消失,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......”

没等许洛儿说完,宽姐就捞起一个枕头朝着许洛儿头上砸去:“你特么别告诉老娘你丫穿越了!你特么就算穿越了现在又穿回来了不是?也得还我两百万!”

“我还我还.......”

“拿来!”宽姐伸出手,一副等着数钱的样子。

“宽姐,这........您也知道,我现在没钱!”

宽姐“呼”地一下从贵妃椅上坐了起来,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,眉间皱出一个大疙瘩:“没钱?你不是说有一千万的报酬?否则我也不会给你放九个月的假让你去生孩子啊!许洛儿你耍我是吧?!”

许洛儿顿时听得云里雾里。

一脸的懵逼,好半天才说出话来:“宽姐,什么一千万?生什么孩子?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?”

宽姐定定地瞪着许洛儿,像是看着一个无赖,走到她面前,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那张脸,一边看一边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许洛儿,你特么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