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灵异 > 驱魔家族

《驱魔家族》

第三章 追杀

作者:白烟若 分类:灵异 完结 更新时间:2023-02-01 12:07

一个钟头过去

江梦漓拍拍肚子:“好饱!”

凌紫苏轻轻的弹了她额头一下:“谁让你吃这么多的。”

江梦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凌紫苏看了看手机,不知不觉已经九点了。

“明天继续,我先回去了。”凌紫苏说完,起身准备离开。

“等一下,紫苏,晚上我能去你家吗?”

“去我家?”凌紫苏冷冷的瞟了他一眼,丢下两个字。“做梦。”

“你误会了,紫苏。”孙子明急忙解释,“晚上我怕我会出事,你是驱魔师,他们不敢靠近你家,所以,求求你,让我去你家吧。”

江梦漓听后看着着凌紫苏:“让他去你家吧,晚上我也去你家。”

凌紫苏看到江梦漓也这么说,也就点头答应了。

走出饭店,三人准备去凌紫苏的家。

这时候,一个拿着刀男人向孙子明冲去。

他身上也有那股味道,凌紫苏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冲出来的男人,很快和孙子明扭打在一起,凌紫苏赶忙跑过去,一脚踹开了那男人。

那男人目光呆滞,动作僵硬,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腐臭味。

“你是谁?”凌紫苏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,眉头越皱越深。

“不关你的事,最好少管闲事,要不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那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凌紫苏。

“闲事?呵!这闲事我还管定了!”

“那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?”

那男人说完就朝凌紫苏扑过去,凌紫苏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用朱砂混合黑狗血特质的口红,迅速在手上写了一个神雷符,然后朝那个男人的天灵盖打下去,那男人躲过一击,一刀刺在凌紫苏的手上,凌紫苏把手往后一缩,一脚踢在男人腿上,男人摔倒在地,凌紫苏一掌打在那男人的天灵盖上,那男人惨叫连连,不一会儿就化作一滩血水。

凌紫苏拉起地上的孙子明,看着江梦漓:“梦漓,快走。”

江梦漓快速向凌紫苏走来,凌紫苏将孙子明塞进车里,江梦漓坐在孙子明旁边,凌紫苏将油门加到最大码,孙子明抓住江梦漓的手瑟瑟发抖。

“他们追来了,他们找到我了,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,我不想死!我真的不想死!”

“梦漓,打晕他,他神志不清了。”

啪!江梦漓一手刀打在孙子明的后颈,孙子明晕了过去。

“现在怎么办?刚刚那个男人是死了还是?”

“有人控制了那个男人的尸体,既然那个人能控制尸体,肯定不止这一具尸体,赶快回家,我们没带武器,被他们追到了,我们就麻烦大了。”

“对手实力如何?”

“不弱,梦漓,把窗户上都写满符咒,他们追来了。”

江梦漓回头,看到后面有几个人像他们跑来,他们跑的飞快,平常人跑不到这么快,江梦漓也拿出自己特质的口红,在窗户上写满了金光符。

砰砰砰

有个人追到他们了,在拍打他们的玻璃,被符咒弹出很远。

“开快点,紫苏,他们快追来了。”

“已经是最快了!”

凌紫苏闪避着追赶来的人,问江梦漓:“梦漓,你身上带符咒没有?或者其他东西?”

“我身上就带了一张护身符,驱赶医院那些亡灵的。”

“好吧,咱们只有逃了!”

凌紫苏说完,加大油门,快速往前冲。

那群人还在追赶着,他们不敢靠太近,惧怕那些符咒。

终于到家了,凌紫苏松了一口气。快速打开车门,把孙子明拖了出来。

“梦漓,快下车!”凌紫苏说完,用最快的速度去开门。

打开门,把孙子明弄了进来,江梦漓快速跟了进去,把门关上。

凌紫苏走进供奉祖宗的祠堂,拿出了一大推符纸,还有两把祖传的驱魔剑,递给江梦漓一把,给了她一堆符纸。

“把所有的地方都贴上符纸。留一个地方,咱们逐个击破,他们人多,咱们不能力敌,只能智取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要小心点。”江梦漓说完拿着一堆符纸去了二楼。

凌紫苏把孙子明拖进祠堂,把门关上。然后去贴符纸。

凌紫苏来到厨房,看到厨房打开的窗户,知道肯定进来几个。

凌紫苏走到前面,把厨房窗户关上,贴上一道符纸。

凌紫苏闻到了一股腐臭味,在柜子里,凌紫苏一脚踹开柜门,一剑刺穿了那个人,那人惨叫一声,便化为乌有。

“弄脏的我的柜子。”刚说完,凌紫苏转身,一脚踢飞了想要偷袭的男人。凌紫苏冷冷的看着他,一张符纸贴在那个偷袭的男人身上,没效。

凌紫苏惊讶的看着那个男人,符咒对他竟然没效!

那个男人笑了,啧啧啧“对我没用的,我不是妖,也不是鬼。”说完拉开自己的衣服,全是稻草。

“哈哈哈,看到没,我是稻草人,我是不会死,不会灭的稻草人。”那个男人疯狂的笑着。

“这样,你不就死了?”凌紫苏点燃一张符纸,丢向那个男人,那个男人瞬间燃烧起来。

“呵呵,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杀得了我?这只是我的一个身体,你杀不了我的,哈哈。你永远也杀不了我的,我是永生不灭的!”那个男人在化为灰烬之前,说了最后一句话。

二楼

江梦漓闻到了那股腐臭味,在书房,江梦漓将客房贴满符咒后,小心翼翼的像书房走去,江梦漓一脚踹开房门,一把刀像她刺来,江梦漓连忙向后一仰,然后一脚踢飞了那个人,是个女人,脸上已经腐烂了一部分,还有蛆在她脸上蠕动,看上去很恶心,江梦漓厌恶的看着那个女人,然后飞身踢过去,将那个女人踩在脚下,一张符纸贴了上去。

“啊……”那个女人尖叫着挣扎想要逃跑,江梦漓一剑刺穿那个女人的心脏,那个女人瞬间化为乌有。

“小心!你身后!”

江梦漓向前一跃,然后一个转身一脚将身后的那个人踢飞出去,凌紫苏一剑削掉那个人的头,那人化为乌有。

江梦漓向凌紫苏吐吐舌头,“又是你救了我一命。”

“我救你还少?以后小心点,不是每次都是那么幸运的。”

“紫苏,别生气啦,我以后会注意点的,我保证。”江梦漓竖起右手,一本正经的看着凌紫苏。

凌紫苏淡漠的看着江梦漓,“是你自己的命,不是我的,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“紫苏,小苏苏,我下次一定注意的,你别生气了好不?”江梦漓一脸哀求的看着凌紫苏。

“还有下次?”

“没有了,绝对没有了!我发誓!”江梦漓可怜兮兮的看着凌紫苏。

“好了,贴完符,下去看孙子明。”

“耶,我就知道紫苏最好了,我马上贴完。”江梦漓说完蹦蹦跳跳的去别的房间贴符。

凌紫苏下楼,回想刚刚的那个稻草人,“稻草人怎么会有生命的”凌紫苏思索着。

“紫苏,我贴完了哦。”江梦漓走到凌紫苏的面前。

“我们去看孙子明,问他一些事情。”

“好的,可是他刚刚神志不清,现在能问出什么?”

“他昏迷了这么长时间,应该恢复了神智。”

“但愿是这样,走,咱们去看他去。”

江梦漓牵着凌紫苏的手向祠堂走去。

祠堂内

孙子明还在那睡着,凌紫苏走过去,踢了孙子明几脚,孙子明还是没有醒,凌紫苏准备加大力度,江梦漓连忙制止她。

“紫苏,你这么大力会把他踢残的,让我来。”江梦漓说完,去厨房接了一盆水泼在了孙子明的脸上。

“怎么了?好冷!”孙子明惊醒,看着凌紫苏和江梦漓,“那群人了?他们在哪里?”

“死了。”凌紫苏淡漠的看着孙子明,“他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杀你。”

孙子明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,使劲的锤着。

“他们是那个村子的人,他们不是活人,是那个村子里的村长控制的死尸。”孙子明懊悔的看着凌紫苏,“我很后悔去了那里,那里,有我这辈子最恐怖的记忆。”

“那个村子里全是稻草人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你也去过那里?”孙子明惊恐的看着凌紫苏。

“刚刚有个人说自己是不是不灭的稻草人,我把他烧了。”

“没用的,你烧掉了这个稻草人,他会回到村子,在从新制造一个稻草人,那样,他就又复活了。”

“利用稻草人复活?”江梦漓不可置信的看着孙子明。

“是的,起初我也不信,但是是我亲眼所见。那次去哪个村子的七个人,只有两个活着回来了。”

“一个是你,一个是成何瑞?”凌紫苏淡淡的说出她的猜想。

“你怎么知道?你见过他了?”孙子明怔怔的看着凌紫苏,眼前的这个女人,好像什么都知道,看来,什么都瞒不住她。

“没有,猜的。”

“是的,成何瑞活着是因为每年成何瑞都会给他们村子里带几个人过去,成何瑞也是那个村子的人,是唯一一个可以离开那里的人!”孙子明的眼中满满的恐惧。

“唯一一个离开那里的人?什么意思?”江梦漓不解的问道。

“那个村子的人,不能离开那个村子超过一天,超过了一天,就会永远变成稻草人。”

“他们本身不就是稻草人吗?”

“梦漓,别打岔,听他说完。”凌紫苏走到椅子上坐着。

“好的,我不打岔了,孙子明,你继续说。”江梦漓耸耸肩,示意孙子明继续,也走到一旁做到椅子上。

“我说的稻草人是那种不会动,只能在田埂上插着的稻草人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江梦漓一脸我懂拉的样子,看上去非常可爱。

“那成何瑞为什么能离开村子而不变成稻草人?”凌紫苏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。

“因为成何瑞没有用稻草人续命。”孙子明恨恨的说道,毕竟,被自己的好朋友骗,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

“稻草人续命?”凌紫苏沉思了一会儿“他为什么不用稻草人续命?”

“因为他不是那个村子的人,他是被那个村子的人收养的。那个村子每到一定的时间会收养一些外面的人为他们拉人到村子里。”孙子明继续说道。“他们需要外面的人的血帮他们完成祭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江梦漓问道。

“因为他们是稻草人,没有血。”凌紫苏替孙子明回答了问题。“好了,孙子明,明天继续,今天我们都累了,我去给你拿床被子,你今天就这里睡吧。放心,这里很安全。”

孙子明感激的看着凌紫苏“谢谢你,紫苏。”

“我没说免费帮你,这次事情比较棘手,看在咱们是同学的分上,我给你打个五折,收你五万块。”凌紫苏淡漠的说道。

“好的,明天我就把钱给你,你要现金还是支票?”孙子明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你把钱汇到我的账户,这个是我的账户,XXXX。”

“给我一支笔和一张纸,我记下来,明天去银行给你转账。”凌紫苏从供奉台上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给孙子明,孙子明快速的几下了凌紫苏的账号。

“给。”凌紫苏递给孙子明一块石头,“这是护身石,拿着,那群人不敢接近你。”

孙子明接过石头,非常激动,“谢谢你,紫苏。”

“不用谢我,既然收了你的钱,就得好好办事。”凌紫苏说完拉着江梦漓走了出去。

“呵呵,嘴硬心软。”孙子明看着凌紫苏的背影喃喃自语。

过了几分钟,凌紫苏抱着一床被子进来,递给了孙子明就离开了。孙子明抱着被子,在地上和衣躺下了。还好现在不是很冷,孙子明庆幸的想着。

凌紫苏洗完澡在床上坐着玩电脑,“紫苏,给我拿一套睡衣过来,我忘记拿了。”

凌紫苏给江梦漓拿了一套蓝色的睡衣,每次她来过夜的时候,都是穿的这一套睡衣。